【越恭/苏恭】风月谈 (9)

啦啦啦看见有妹子回复说喜欢真的好开心昂><

嗯那我就更不好意思拖着啦QAQ

尽力会把想要的故事描绘好的QWQ

===================================

风月谈·九

五·青龙雾 (上)

        平旦时。

        据说每日寅时,是鬼神最容易出没的时刻,因此也被称作为逢魔时。寻常人类在这个时刻,是不会轻易出门的。

        尤其是像这样一个乌云密布,阴风阵阵的夜晚。

        更何况如今的青龙镇,被称作一座鬼城也不为过。

  

        青龙镇郊外有一座翻云寨,原本是一伙山贼苟且聚结之地。然而半月前,那伙山贼却不知为何,突然做起了掳掠村民,豢养妖魔鬼怪的勾当。被掳掠的村民全都被他们残忍杀害,妖鬼也害死不少过路行人。全都是因为那伙山贼得了件能够吸取魂魄,增强修为的宝物。

       山贼还在村子外设了结界。整个村子就像被一个密不透风的琉璃罩盖住了一样,半点风声也透漏不出。若不是几日前,一位道行还算高的道士勉强从里面逃了出来,要不然这么青龙寨已经岌岌可危的事,外面怕还是一点都不知道。


       深青色的天空看不见一点光亮,唯有惨白色的雾气弥漫。山雾之中,一群着紫衣,持银剑的天墉城弟子低头快步走着。

       对于天墉城弟子来说,破开小小山贼设下的结界还不算太难。只是刚一进入结界之中,一股铺天盖地的妖鬼邪气,混着腐烂的尸臭味扑面而来,让一向生活在纯灵之气充沛的昆仑山上的他们难免嫌恶地皱了皱眉。打头的那几位大弟子也不禁暗暗念起清心诀。

      唯有跟在最后,外头批了一件黑色斗篷的人,不为所动。


     这批天墉城弟子,一行不到十人,皆是天墉城中修为,剑术都极佳的弟子。青龙镇就坐落于论昆山脚下,那里出现了妖物,天墉城又怎能坐视不管?只是具体情况实在寥寥,轻举妄动总是不好,紫胤真人这才派出了他们几人,略微探一探风。

     天很黑,这几人也不讲话,只听得到脚步擦过草地的轻微响声。要去往翻云寨,必先经过一条河。大家心照不宣地往桥的方向走去。忽然,一阵大雾,眼前白茫茫的一片是什么也看不清。待到雾气散去时,木桥上仿佛多了个女人的身影,静静地望向他们。

    领头的弟子脚步顿了顿。谁都明白这种时候,独自一人出现在水边的女人,定不会是什么普通人。而且那股子哀怨的鬼气,百米开外就让人透骨生寒。然而这座桥是通往翻云寨的唯一一条路,是非走不可。

    最后面的男子并不理会,继续向前走着。领头的弟子见状,也跟了上去。

    男子最先上了桥。那女人双眼泛着泪光,楚楚可怜的样子倒很是惹人怜爱,若是普通人的话,定会是动了心的。可那黑衣男子并未看那脸色泛白的女人一眼。女人像是很不甘心一样,娇滴滴的声音叫着“官人”,可那人依旧不会为所动。女子眼神一暗,霎时间,突然抓住了男人的胳膊,尖叫着要把他拖入水中!

    男子像是早会料到,反将另一只手捏住女人的脖子,骨头咯吱咯吱作响,一阵风刮过,女人黑色的长发被吹起,她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喉咙里挤出几句:

     “大……大妖怪……怎么会……”

     “不过是隐了气息而已,小小一个桥姬,杀不杀你本无所谓,但既然是你先招惹我……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女人,不,应该称之为女鬼桥姬,拼命地试图摇头,她不知眼前这位掐住自己喉咙的大妖怪是谁,只知道一直依靠美色勾引男人再将他们推入水中溺死的自己,定不会是他的对手。虽然她已经死过了一次了,但她还不想灰飞烟灭。她很久之前就生活在这里了,与最近那个豢养怪物的可怕的人类也没有半点关系。

    她是鬼,本是无形,无感的。然而捏住她的大妖怪似乎使用了灵法,桥姬只觉得自己现在和一个活人被掐着没有任何区别。她有强烈地痛着,也有窒息的感觉。那妖怪本可以一掌就结束她的性命,然而他好像在享受着什么残忍的杀人乐趣一样,他要折磨她,要看着她痛苦,慢慢慢慢地死去。

    桥姬惊恐的眼眸中最后映出的是男人斜斜翘起的嘴角,然后男人的指尖轻轻地燃起了灵力之火,不是很亮,却缓慢地,缓慢地燃烧着,将黑暗与腐烂的桥姬烧得一丝不剩。

     那死去的女子,也因为这把灵力之火,再也投不了胎,再也入不了轮回了。


    灵火熄灭,夜色如墨,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黑衣男子站在桥中央,回头看了看站在桥头不动的那几位天墉城弟子。

    “欧阳先生……你……”

    他们也下山除过妖,驱过鬼,但是像刚刚那样残痛而快意的一幕他们从未见到过。欧阳先生很厉害,这他们是知道的;但他们从未料想到过,他还可以这样厉害到残忍。

    欧阳少恭看着那几位小弟子呆愣愣的样子,心知他们是被自己吓着了。唤了他们一声,要他们快点赶路,那几人才回过神的样子。欧阳少恭不仅摇头叹息天墉城弟子的胆量是一年不如一年。那当年陵越与自己初识时,听闻自己将伤害他的狸猫精留住神识打回原形,丢入山林中让野狸活剐吃心的时候,怎么也没见他瞪大眼睛呆傻地望着自己,一脸难以置信?


     不过回头想想,这桥姬确实也没做什么。自己隐了气息,她没看出来以为自己是个普通的过路男子,自然是要将自己拖入水中毙命的。而且欧阳少恭知道,桥姬并不是那翻云寨的寨主所豢养的鬼怪之一。以这么极端的方式对待她,大概真的仅仅是因为,自己现下的心情不够好吧。

     若是陵越在,他定然会叹息一声,叫自己下次别这样做了。他对伤人的鬼怪虽然痛恨,但也怀着一颗菩萨心肠。若是能有重生或是改过自新的一次机会,陵越总是会给他们的。这点与自己是大不相同。

     若是屠苏在呢,以屠苏那孩子的性子,他当下不会讲什么,但等过几日,等会问“先生当日为何?”“那桥姬怨气化鬼,也有苦衷,先生当日实在不该如此对待”之类的话吧。

     所以说他们二人,相像的地方实在是太多。


    欧阳少恭摇了摇头,裹紧了斗篷,继续向着雾气更深的地方行去。


    

   

    百里屠苏这晚总是睡不深,来来回回做一个并不真切的梦。夜半时分,他翻了个身便转醒了。起身看向窗外,却发现先生的房间里仍亮着烛火。

    先生向来不喜欢烛火……此刻仍亮着,难道是还未睡?百里屠苏皱眉,起身披上一件外袍,向先生的卧室走去。

    推开人,里面空无一人。床铺上还散落着先生今日所穿的外衣。


    “这——”百里屠苏先是惊讶,回想起下午时听到紫胤真人说起青龙镇妖孽横生,要派天墉城弟子前去的事情,一向对这种事件都比较淡漠的先生却表露出了极大的兴趣,说是要去。自己虽然知道先生法术高强,但听闻对方有一件听起来很是骇人的宝物,还是怕先生受伤吃亏,便劝了先生几句。先生当下时应了,没想到,还是趁着自己睡着,跟着去了……

    也是,以先生那股子坚持的性子,又怎么能是自己劝两句便改变主意的呢?

    但是先生又是为何,对翻云寨的事情这么感兴趣呢……

    百里屠苏坐在欧阳少恭冰冷的床前,默默地想着。

    右眼皮跳得厉害,今天的他总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百里屠苏望向窗外,天空一片青黑色,看不见月亮。看来……是个雾气浓重的夜晚。


    在靠近翻云寨的路上,白色的大雾几乎漫山遍野。妖物也愈发多了起来,时不时有野衾飞过。那时一种在空中滑行的妖怪,据说是由飞貂化成,若是被扑到脸上,人就会窒息而亡。好在天墉城弟子法术精湛,这种程度的小妖怪还是对付得来。而后是遇到了一只小山精,那山精也是修为尚浅,还没做什么就被天墉城弟子一剑消灭了。

     但后来的路愈发不好走起来。先是有吃人的野蛇妖怪,缠了那几个弟子好一会。这大蛇可不像前面那些小妖怪那么好对付了,而且又不像寻常的妖怪,反而是异常凶猛。欧阳少恭本想出手,但想到这里已经靠近翻云寨,若是出手漏了气息,打草惊蛇就不好了。看那几个弟子还能抵挡,就站着没说话了。

     这边刚刚将那妖怪勉强解决,那边又在雾气蒙蒙中传来了呼救的声音。是个嗓音好听的女人。领头的弟子一听就皱起了眉,循着声音往前几步走去,果然,在大雾中看见一个女子在拼命伸手呼救,而她的下半生,似乎已经被吞入了后面的怪兽的口中!

     “姑娘别怕!”那天墉城弟子一看便急了,也顾不得其他,御剑就往妖兽的地方飞去想要救出那姑娘。欧阳少恭大骇,刚生生喊出一声“不要”,便看见那弟子被女子缠住,正往妖兽的口中送去!

      那根本不是什么姑娘!而是巨兽的舌头,专门引诱别人救她,然后再将人吃掉!

      欧阳少恭立即施法,从掌心幻化出一把金黄色的九霄环佩,那妖兽见了光,蠢蠢欲动起来,却丝毫不放开舌头卷住的人,欧阳少恭抱琴升到半空,抬手便是一阵琴音,只见那妖怪一听,就浑身大躁。

      欧阳少恭步步紧逼,琴音一波一波,打到妖兽身上便是一道光刃,妖兽痛苦地嘶嚎着,卷住天墉城弟子的舌头也有所放松。欧阳少恭收住琴,直直往那妖兽口里冲去!

      “欧阳先生!”

      下面的弟子一脸惊慌。

       只见欧阳少恭从那弟子怀中抽出银剑,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妖兽的舌头。那美娇娘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掉在地上再无一丝生气。

       欧阳少恭对准妖兽的喉咙,施了最后致命的一击。

       他拖着脸色已是惨白的弟子从妖兽口中逃脱的时候,妖兽也吼叫着,倒在了地上。

     

           “鬼一口死了。”

          不远处,翻云寨内。一个相貌丑陋的男人忽然睁开眼,说道。

           “看来,是有了不起的人来了。”

          他把玩着手里反正荧荧绿光的物什,诡异地笑了。


-TBC

 
评论(8)
热度(52)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