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恭/苏恭】风月谈 (8)

这一章写得我要跪了QAQ但是终于要进入主线剧情了可喜可贺!

=====================================

风月谈·八

四·问道情 (下)

     十年光阴,对于紫胤真人和欧阳少恭这样有着漫长生命的人来说,只不过是悠悠一瞬间。但当十年之前那个红着眼睛,拽着少恭的衣角来到天墉城的小男孩,成长为同少恭一般高,神色坚毅,体格健实的少年,背着红色的巨剑来到天墉城时,紫胤也突然懂得了时间是多么厉害的东西。它可以改变很多。但有些人,却坚守着不愿被时间改变——比如欧阳少恭。

      遇见欧阳少恭,不知道对于百里屠苏来说,是幸还是不幸。跟随先生的前三年,百里屠苏对欧阳少恭是满心的信赖与感谢,因为先生救了他的命。那时他还小,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每件事都做到让先生满意。先生对他很好,但他隐隐约约却觉得自己与先生之间隔着什么。

      后来,他知道了,先生对他的好,只是在透过他看着另外一个生命。在先生的眼里,他并不是百里屠苏,而是那个生命的寄托体而已。有朝一日,先生会把那个人重新鲜活起来,到了那个时候,屠苏……屠苏就会不存在了。

      原来先生一直都在欺骗他。 

      第一次的救,是为了最后一次的杀。

      但百里屠苏知道真相的时候,命运仿佛又和他开了个玩笑。欧阳少恭不会杀他了,因为他根本不是少恭要找的那个人。他只是他。在被先生救回之前,他是故乡乌蒙灵谷族人的韩云溪;族中巨变,被先生救回之后,他是先生的百里屠苏。他不是先生心里那个人的转世,他只是他自己。

      可是百里屠苏迷茫了。他是幸运的,先生失去了杀他的理由,他可以继续活了。他是不幸的,先生失去了当初救他的理由,他没有必要留在先生身边了。

       欧阳少恭对他说,“屠苏,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你走吧。”

       那时屠苏虽然仍是个孩子,但跟在少恭身边这几年,他的心思已经成熟了不少。他静静听着,但仍站着,不动。

       “你还这么小,我不会放任你自生自灭。我会带你去天墉城,让紫胤真人收你为徒。紫胤真人你还记得吧?他会对你很好的。若你不愿意的话,那我就下山替你找一户好人家……”少恭自顾自地说着。

       “可是屠苏想留在先生身边。”百里屠苏打断他的话。

       欧阳少恭好言好语地劝,无用;欧阳少恭恶语相加地让他滚,无用。接下来的几天便是死一般的寂静,两个人依旧像平时一样生活着,只是谁也不和谁说话。

       待到第四天的清晨,屠苏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练剑。提了剑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他却看见欧阳少恭站在那里的背影。

        “先生……”

        欧阳少恭转身,看见屠苏讶异的脸,笑了笑。他走过来,蹲下身,摸了摸屠苏的头。手指滑过脸庞,停留在屠苏耳朵下坠着的一枚小小的琉璃珠上。

        那琉璃珠是屠苏刚来的时候,少恭给他戴上的,以防他出什么事。那琉璃珠虽小,在外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枚。但对于少恭来说,也不过是个小玩意罢了。

        少恭看看屠苏,把那琉璃珠取了下来。屠苏见状,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慌。这……莫非先生,还是执意要赶他走了?

       下一秒,欧阳少恭摊开手,掌心里静静躺着一枚洁白的小狼牙。

        “戴上吧,”少恭笑着,“虽然没原来那个值钱,但我觉得这个更适合你。”

        屠苏看看那小狼牙,又看看先生,没敢动。

       “怎么,还要我亲自给你戴上?”欧阳少恭挑眉,伸手,替屠苏戴上了这枚狼牙。

       “好了。既然你想留,那就留着吧。作为百里屠苏,只是百里屠苏,留在这里。”欧阳少恭低头,再抬起头时脸上挂着笑,“行了行了快去乖乖练剑吧。”

        百里屠苏迷迷糊糊,不明白欧阳少恭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先生为什么突然给他这枚狼牙。但他从欧阳少恭的眼神里懂了,先生让他留下了,不赶他走了,他以后可以一直一直陪着先生了。

       这一陪,就又是十年。


       这么多年来,百里屠苏听闻了很多关于先生,关于那位天墉城大弟子的故事。但他甚少主动问起过先生,也从没再到过天墉城去。

       这一次,先生让屠苏陪他一起到天墉城去,屠苏顺从地答应了。但内心最深处的地方,却有一丝丝的波澜。

        他想看看,能让先生牵挂百年之久无法忘怀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屠苏终于见到了。

        那个人静静地躺在那里。虽然身下是用来保存身体不腐坏的千年寒冰,但是被欧阳少恭施了法术之后,即便是靠近,也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寒冷的气息。就连躺在上面的人,脸色只比常人有些许的苍白,并不可怕,好像仅仅只是睡着了一样。虽然他闭着眼,但屠苏完全能够想象出他少年时,意气风发剑指江湖的样子。

       陵越穿着素白的中衣,看得出是受到精心照料的。他身旁,静静摆着一把银色的长剑。剑穗上一块璞玉,一坠狼牙,一下子就吸引住了百里屠苏的眼神。

       屠苏不自觉地就伸出手,想要拿起那颗狼牙仔细端详,却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动作。

       “屠苏?”

       是欧阳少恭。

       屠苏缩回手,回头看向少恭。

       欧阳少恭端着一盆温水,手臂上还搭着毛巾。在百里屠苏的印象里,先生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类型,鲜少亲自动手去做这些。这样的先生,反而添了几分人情味。

       “屠苏刚刚那个可是想看那把剑?”

       屠苏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欧阳少恭将水盆放在架上,走过去,拿起那把剑,递给屠苏,“屠苏想看便看就是。在这里没有什么好拘束的。”

       屠苏接过那把银剑。很重。屠苏也是练剑之人,摸到这把剑,他就大概知道了能把这把剑用得虎虎生风的人剑法是有多好。顺着剑往下,是简洁却不简单的剑穗。尖利的狼牙划过屠苏的掌心,有一点点疼。

          上面隐隐有熟悉的气息。

          屠苏把剑放回原处。又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自己耳坠下那枚小小的狼牙。什么都没说。

          这一切都被欧阳少恭看在眼里。  

          屠苏这孩子存着什么心思,少恭不可能毫无察觉。陵越的那坠狼牙,正是先前挂在自己房里那一挂,自己身为狼身时的乳牙。第一次分别时陵越想要,自己那剑佩相换,谁知兜兜转转,一同经历了许多事后,这坠狼牙最终还是属于了陵越,还是自己亲手赠与他的。

          屠苏的那一颗,自是没这么珍贵。但却也是欧阳少恭仅有的,第二次送人这玩意。他虽嘴上不说,但屠苏在他心中地位,也由此可见一斑。

          欧阳少恭走上前去,突然发现屠苏已经长得同他差不多高了。他想再摸摸屠苏的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欧阳少恭拍拍他的肩,替屠苏整了整衣服,手指轻轻略过他耳坠下的狼牙。

         “屠苏,你先出去吧。天墉城的新弟子们正在练剑,你也可以去看看。这么些年,我也没教过你什么。多学点,总是好的。”

         屠苏看了看先生,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陵越,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欧阳少恭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毛巾轻轻打湿,给床上的人擦了擦本就很整洁的脸庞。

         “你看到了吗,屠苏那孩子对我很好,也很喜欢我。”

         “所以你快点醒啊,到底怎么才能让你醒过来呢……你是不是只是睡着了?”

         “最开始几年的时候,我还能和你说说你那些朋友,师弟们过得怎么样。什么兰生啊,陵端啊,芙蕖啊……啊,还有些人,名字我都不记得了。可是现在,他们也都没了。只剩下我和千觞那个酒鬼了,哦,还有你师父紫胤真人。其他的人,你也不认识了。”

          “说到紫胤真人,他闭关也有好些年了。只是最近好像又要出关了。天墉城脚下有个青龙镇,你还记得吧?我同你一起去除过姑获鸟的。那个镇子还在,只是最近又不太平了。出了一帮土匪,手上有个不知名的宝物,专门用来吸活人的魂魄……”

          “这宝物,倒是和玉衡有些像……哎,玉衡。到现在我也没有玉衡的下落……那日,若不是因为玉衡,你也不会……”

           欧阳少恭说着说着,电光石火间,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活人……魂魄……玉衡……”

          “铸魂……活人的魂魄……我为什么早没有想到!”

          他眼眶泛红,摸着陵越的脸庞,兀自一人激动着。

          “我知道了……找到了!陵越,陵越……这次一定可以的……我一定,一定会让你醒过来。”

           

           既然找不到你的魂魄,那么……就让我为你,铸一个魂魄。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问道情 完


-TBC-


 
评论(7)
热度(44)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