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恭/苏恭】风月谈 (7)

最近真的是太懒了……导致文力又下降……

先小更一点吧

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成为一个有存稿的姑娘【手动再见

====================================

风月谈·七

四·问道情(上)


    “昆仑山上的雪是积年不化的。”


     欧阳少恭站在山巅之上,指着着不远之处,浮空于一片云海之中的天墉城,对着身旁的百里屠苏说道。

    这并不是百里屠苏第一次到天墉城来。事实上在他小的时候就来过,只是现在的记忆有些模糊了。

    百里屠苏因为童年故乡的那场灾祸,身上带了凶煞之气,随时随地就会发作。那时的他还没有能力控制,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欧阳少恭为了保住他的命,便带他前来天墉城,请天墉城的紫胤真人帮忙封印,屠苏这才少了许多磨难。

    屠苏还有些许印象,他记得紫胤真人是白发紫袍,一派仙风道骨。那时候的他看见紫胤真人,心想,先生自个儿长得一副谪仙的样子,连结交的朋友也是这般气派,先生一定是真正的神仙。

    当然,这只是当时屠苏年幼无知,幼稚的想法。现在他知道了,他的先生并不是神仙,而那位紫胤真人,也并不是他的朋友。

    

    欧阳少恭带着屠苏进了天墉城。门口守卫的弟子见了欧阳少恭,非但没拦着他,反而都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欧阳先生。”

    百里屠苏跟着欧阳少恭直接上了天墉城的最顶层。那里曾是屠苏接受煞气封印的地方,紫胤真人平日里就在顶层起居,修炼。而天墉城的弟子们的日常生活,则都是在下层进行。因此天墉城的顶层,也是一片清静之地。

    那里,也是最容易藏住秘密的地方。


     百里屠苏走在这片离天空最近的土地上。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压抑。云不在头顶,而是环绕于他的周身。他依稀记起,自己第一次走在这里的时候,紧紧地拉着欧阳少恭的衣角,心里又是害怕,又是惊奇。他看着四周的云雾缭绕,高高地举起手,想要像扯下一片棉花那样,扯下一朵云。然而触手可及的,却也是空气罢了。

    如今的他,已长成了成熟稳重的少年。他背着重重的焚寂,一步步坚实地走着,目不斜视。他已不再是那个妄想摘下云朵的单纯孩童,唯一没变的,是他仍紧紧跟在欧阳少恭的身后。

    紫胤真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面前。他没有任何改变,似乎总是这样,超凡脱俗,淡然地看待着一切。他的眼神越过欧阳少恭,落在了他身后的百里屠苏身上。

     “百里屠苏,你长大了。”

     

     紫胤想起十年之前,欧阳少恭带着一个小不点上天墉城的时候,求求自己救救他。紫胤本是不问俗事的,但欧阳少恭的事,他得需过问。因为那百年以来,欧阳少恭的事,总是和他大徒儿的名字紧紧纠缠在一起。况且欧阳少恭,鲜少求人。

     紫胤看着欧阳少恭带来的孩子。那孩子约莫七八岁的样子,模样清秀,眼神也很机灵。只是额头之上缓缓飘散着一股红色的气息——那是凶煞之气,是极伤人的。紫胤不知道这样一个普通的孩子是从哪里沾染了这样煞气,也不知欧阳少恭为何执意要自己救他。

     “依你的性子,断是不会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的。说吧,你为什么要我救他?”当时紫胤先运了气,缓和了一下那孩子的气息,让他睡着。然后转头,他看向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身着一袭白衣,衬得他脸色更加苍白,但掩不住他眼中的喜悦,“我怀疑这孩子,是陵越的转世。我要取他身上的魂。”

       “胡闹!”紫胤真人一听便动了气,他拂袖,两道白眉立了起来,“欧阳少恭,我看你是疯了!”

       欧阳少恭并不理会他,自顾自地说道,“我现下只求你救他,你只说你愿还是不愿?”

       紫胤真人看了他一眼,“我现在救了他,不还是为了让你以后再杀他?有何区别?”

       “紫胤,”欧阳少恭压低了声音,“你当真一点都不在乎你的徒弟?你对一个不认识的小孩都想救,你难道就不想救救陵越吗?”

       “为了救他,那这孩子的命便可以随意践踏了吗?”紫胤摇头道。

       “我欧阳少恭从不是什么善人。”欧阳少恭抬手,想拉紫胤去一个地方。紫胤不问也知道他想带自己去哪儿,反手将少恭推开,二人一来二去,竟然打了起来,虽不至于招招致命,但黄色紫色的灵力混在一起,四处乱溅,桌子椅子被碰倒了不少,响动大得很。

       欧阳少恭毫不留情地朝向紫胤使出法术,紫胤甩袖回击。突然,小孩嚎啕大哭的声音从门边传来,二人回头,只看见小屠苏红着眼睛站在门外,小脸儿上全是泪痕,他看向屋里,大声喊着,“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紫胤使出的法术来不及收回,一道紫色的光直直冲着屠苏的方向而去!欧阳少恭惊慌地扑过去,一把保住了屠苏,那道紫光便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

       “屠苏!你没事吧!”法术虽不致伤致命,但挨了这一下子,疼还是有的。欧阳少恭也管不上自己身上痛,只捧着屠苏的脸,左瞧右瞧,查看他有没有受伤,“你不是好好地睡着,怎么就起来了?”

       “先生,”屠苏抽抽噎噎地说,“你别和这位道长打架了,我……我怕你受伤。屠苏不疼,屠苏不治也没关系的,先生,我们回家吧,回家好不好?”

       欧阳少恭听到屠苏说道“不治了”,脸色一沉,“你胡说什么呢,”他拍了拍屠苏的头,“先生不会,也不能放下你不管的。”

       他站起来,牵着屠苏,回头看向紫胤。

       紫胤摇了摇头,片刻沉默后,他只得点了点头。


      封印的过程不长,但却是极其痛苦的——这个痛苦,指的是对于屠苏。要将煞气封印,意味着他要再承受一遍煞气的侵袭。但令紫胤惊奇的是,屠苏小小年纪,这么大的痛苦,竟然全都咬牙忍了下来。

      封印完成后,紫胤施了个法术让屠苏沉沉睡去了。走出房门,却不见欧阳少恭的身影。紫胤知道他去哪儿了。心下却有点心疼屋里那个孩子。

      他只身往后院一个隐秘的小屋里走去。那里竹影摇曳,被一溪清泉环绕着,是灵力旺盛的地方。紫胤推门进去,果不其然,就看见欧阳少恭坐在床前,凝视着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的人。远远看去,他嘴唇一张一合,仿佛在说些什么。

     紫胤见此情景,也是心痛。

     是了,那躺在床上的“人”,便是紫胤百年前就已死去的徒弟,陵越。

     欧阳少恭用尽当年一半灵力,保住陵越的身体完好无损,又费尽心血,寻访最北边的极寒之地,找来了千年寒冰,用以保存,并将他安置在天墉城这处灵力充沛的地方。现在的陵越看上去,只是像是睡着了一样,随时随地都会醒来。

     然而,他没有灵魂。

     欧阳少恭寻找复生之法已有百年,尝试了各种方法,终究是无功而返。有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意义何在。但这样的念头,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执念。欧阳少恭有时很迷茫,不是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值得,而是不知这样逆天而为究竟是对是错。每当有这样的念头时,他就会来到天墉城,看看陵越,在他面前默默坐着,一些往昔的回忆就会浮上心头。他就会觉得,这样的执着,是对的。

    “你不去看看那个孩子吗?”紫胤开口,打破了这沉重的寂静。

    “我很相信你……也相信屠苏。”

    “那孩子……很不简单。封印的过程并不轻松,他却全坚持下来了……最痛苦的时候,他一直在叫着,先生,先生……”

     欧阳少恭回头望向紫胤。

     “……等会我去看看屠苏。”

    他起身,又俯下身摸了摸陵越冰冷的脸庞,墨色的长发垂下来,扫到了陵越苍白的脸。

    “也许我是对不起那孩子……但我更不能对不起陵越。多谢你了,紫胤真人。”欧阳少恭走过紫胤身边的时候,轻言道。

     紫胤默默无言,只得在心里感叹一句,“当真痴儿。”


-TBC

 
评论(5)
热度(41)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