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恭/元宵贺文】回甘 (轻叹番外)

还是晚了几分钟……没赶上QAQ


之前那篇真的承蒙大家厚爱了~


其实还有个小小的番外,算是补全一些没有写进去的二人日常,也弥补一下我今天没吃到汤圆的心塞【。


今天早上看推送的时候读到了回甘这几句话


真的很想很想送给少恭……




祝大家元宵快乐【鞠躬 【已经晚了……


年也算是真正过完了,也算是把最美好的祝福给大家啦!希望大家这一年也能甜甜蜜蜜的!


写得略微匆忙,也有诸多不满意之处……大家还是见谅辣QWQ


======================================


[兰恭/元宵贺文] 回甘




“寂寞坐断,重拾喧嚣。


   悲伤过尽,重见欢颜。”




      正月十五那日,青龙镇上的药庐挂上了歇业一天的牌子。


      这家药庐在青龙镇开了有四五年了。店里只有两个人,坐堂的欧阳少恭和抓药的方兰生。他们都不是青龙镇本地人。几年前他们路过这里,正好碰上镇上爆发了一场瘟疫。是欧阳大夫妙手回春,救了全镇的百姓。后来,他们就在这里定居了。


     在青龙镇的第一年元宵节,镇上的瘟疫仍未消,那时还是个青衣书生样的方兰生亲手包了几百只汤圆,内里都藏着欧阳大夫炼制的治疗瘟疫的丹药。二人忙得满头大汗,一天下来,镇上百姓每人都得了一碗可口的汤圆,这两位却是滴水未进。


     在青龙镇的第二年元宵节,有好几位病人都因暴食而腹痛。原本准备关了门去看灯会的欧阳少恭只得脱下披在外面的袍子,灭了方兰生高昂的兴致,叫他掌上药庐的灯。方兰生点上油灯的时候撅着嘴,碎碎念着“真是的怎么就泡汤了”,欧阳少恭也无奈,嘴上说着,“小兰,莫要孩子气,快去抓药。”心里,却也是很明白兰生的心思的。


     在青龙镇的第三年元宵节;


     在青龙镇的第四年元宵节……


     ……




     于是今年欧阳少恭干脆在这天关了药庐。


     他只是想和兰生安安稳稳地过个节而已。


     正月十五上元节,本就是应该团圆的日子。可欧阳少恭的亲人早就没了,况且他与兰生漂泊在外,远离家乡。他们,就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药庐虽然关了,但仍是有人上门拜访——好在,不是来打扰他二人过节的。是隔壁的邻居大娘,大清早的,就送来了自家做的芝麻汤圆。


     “我知道兰生手艺好,汤圆也包得好吃。但欧阳大夫和兰生,平日里这么帮助我们大家伙,我们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能答谢的……这芝麻汤圆,是大娘我自己包的,糯米面子和芝麻馅儿,也是自己种,自己磨的。尝起来,还是和集市上卖的那些不一样的,给你们也尝尝鲜!你们可千万别嫌弃!”


     那时方兰生还赖在床上睡懒觉,是欧阳少恭接过了那两碗汤圆。黑芝麻的醇香透过水晶般的表皮儿,直直冲进欧阳少恭的鼻腔里。欧阳少恭笑着谢过了纯朴的邻居大娘,“所谓珍馐美馔,依在下看来,不在乎山珍海味,而在于是否是用一颗真诚之心做出来的食物。”


     邻居大娘也不知听没听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明白了欧阳少恭很喜欢她这份元宵节的礼物。于是她吟吟笑着,满足地离开了。


      


      方兰生是循着一阵香味儿醒来,又循着这阵香味儿走到饭厅的。


      他看到桌上摆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汤圆。才想起来,啊,今日是元宵节。


      怪不得少恭起得那么早。


      回想前几年的元宵节,虽然是过节,可药庐里也没消停过,总有些这样那样奇奇怪怪的病症。每次送走最后一位病人的时候,别说是煮元宵,看灯会了,就连抬抬手指的力气都没了。虽然也很可怜那些病人,但自己的怨言也是不少。晚上免不了要缠着少恭,撒娇似的说说自己的不满。


      所以今年,当少恭说起打算元宵节那天将药庐停业一天的时候,兰生还颇有些担心。但少恭说,元宵节原本就是该与家人一起过的,我不与兰生一起,又能与谁呢?


      家人这个词,听得兰生心里暖暖的。


      少恭对他说过,他命主孤煞,寡亲缘,情缘。孤身一人,对少恭来说已是习惯了。但现在不同了,兰生会陪在他身边。 


      少恭缺少的亲缘情缘,都由他来补。




      方兰生坐到那台老榆木的餐桌前,用勺子挑起一颗白润的汤圆,刚想送进嘴里,手腕就被捏住了。


      “小兰可是忘了空腹不能吃汤圆?若是待会腹痛,这元宵节怕是又没得过了。喏,先喝粥。”说着,杏衣长发的人将一碗白粥放到了桌上。


      兰生挠挠头笑了,“我,我这不是忘了嘛!少恭少恭,这汤圆好香呀,芝麻馅儿的?”


      “是了,隔壁大娘送来的,家做的自然是香。”




     兰生咬了一口,浓稠香甜的芝麻馅儿从白皮儿里面流出来,再一口将其吞下,兰生只觉得那甜蜜从舌尖直进了心里。


     “好吃!少恭少恭,你也吃一个!”兰生又舀起一个汤圆,又怕烫着少恭,对着吹了几口气,才喂到了少恭嘴边。


     兰生自觉得这动作没什么问题,少恭倒有点面子薄了。脸微微红着,少恭伸手想自己拿下兰生手中的勺子,“烫,我还是自己来拿吧。” 


     “烫吗?我吹过了,不烫不烫!真的很香,你快吃啊!”兰生完全没意识到少恭在想什么。


     少恭红着脸张嘴咬下了那颗汤圆。唇齿留香,心间满甜。


     兰生咧嘴笑着,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问少恭,甜吗?


     少恭答,甜,真的很甜。


     兰生又吃了一口,忽地有些失落,“哎,可惜青龙镇这边,没有琴川那样的肉汤圆呢。少恭你还记得吗?从前巷子口有个大叔?他做的肉汤圆是最好吃了……可惜现在都吃不到了……”


      “我自然记得。你是最爱吃那肉汤圆的,每次还都会叫上我一起。小时候有一次,一口气吃了一大碗,谁劝也劝不住,结果还肚子疼闹得半夜送去医馆,是不是?“欧阳少恭边说,边掩嘴笑着。


      兰生听得不好意思,忙叫少恭住口,“哎呀这么久之前的事儿啦!少恭你怎么还拿出来说!”


      “小兰还会害羞?”欧阳少恭调侃道,“行了,我早知道你会念叨。昨天我就把糯米面磨好了,今天一早起也炒好了肉馅。小兰,如何……要一起包么?”


     


      厨房不大,却是整洁的很。灶台上的白瓷碗里是新和的肉馅,欧阳少恭炒得火候正好,肉香四溢,上面还淋着顶顶香的麻油。案板上,棕色的小坛中是白花花的糯米面粉,被磨得细细的,看得出磨的人是有多用心。


     兰生撸起袖子系上围裙,取了水便开始和面。少恭在一旁看着他,扑哧一声笑了。


     “当日说过,小兰如此贤惠若是女子当可嫁了,没想到,还真是嫁了~”


     “是是是,嫁了嫁了。”兰生也不气恼,顺着他的话说着,抬手往少恭脸上一擦,白白的面粉便沾在了少恭脸上,像只偷吃了面粉的小花猫。


     “——小兰!你!”少恭瞪大了眼,也不甘示弱,掐了段刚刚和好的面团,直接拍在了兰生脸上。


     兰生哈哈大笑,“少恭你也有这么活泼的时候——哎,我怎么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


    兰生一提,欧阳少恭也觉得这画面有些似曾相识, “……好像小时候与小兰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也这么做过。”


     小时候逢年过节,大人们总是忙得无暇顾及方兰生这个小不点。他们围在一起做糕点的时候,兰生总想着挤在一旁,和他们一起做。兰生他二姐怕他捣乱,就掐一段面团给他,让他自己去一边玩。兰生得了这小小一块面团,就像得了宝贝似的,捧在手心里去找少恭。


     他和少恭一起找些树叶子,把叶子捣碎,假装是馅儿;唯一的一块面团小心翼翼地分成几份,捏成碗状,然后把“树叶馅”认认真真地放进去,再包好,搓成团状……待到一个个团子包好,两个人脸上,手上,身上,早就蹭上了不少白面粉了。


    两个人的记忆有些恍惚,时光好像穿越了一般。当初儿时小院中搓“汤圆”时两个孩子的样子,与现在厨房中的他们又是何其相似。兰生拉起少恭的手,像小时候他手把手教自己捏汤圆一样,握着少恭细长的手指,分面团,捏,放馅儿,包……他们把做好的汤圆放在案板上,一个个地数,就像小时候的他们,蹲在地上,一个个地数着自己不能下肚的世间美味一样,“这个,是兰生的;这个,是少恭的;这个,是兰生要给少恭吃的……”


    圆滚滚的白胖子汤圆下了锅,小小的厨房里一阵烟雾缭绕。欧阳少恭看着方兰生忙碌的样子,想着,终是能同自己的亲人,好好地过个团圆的节日了。


     这几年来,这十几年来,这数千年来……


     真正快乐的一个节日。


    一些太过久远的记忆浮上心头,尽是些灰暗的,寂寞的,冷清的,有些画面可怕到欧阳少恭略一想想,就觉得嘴里发苦。然而到了今天,他终于,终于有了真正属于节日的记忆。




    “噢!汤圆开锅啦!少恭少恭快来!”兰生欢快的声音传来,随之一起的还有那熟悉的,属于家乡,属于他与兰生儿时回忆的香味。


     他突然想起早上那碗甜而不腻的芝麻汤圆,还有兰生那比汤圆还甜的笑。


     也许,这就是回甘吧。


     “小兰,等下快些吃,吃完我们去看灯会。”


     “好啊好啊!少恭,拿上你的琴吧……好久没听你弹琴了。”




“寂寞坐断,重拾喧嚣。


   悲伤过尽,重见欢颜。


   苦涩尝遍,自然回甘。”




—完—





 
评论(17)
热度(61)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