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恭脑洞两枚。

昨天整理照片以及帮基友做她想要的“烟雨味道”的海报时突然想到的。
基友是略萌马兰兰的,所以脑洞突然就这么出来了。
其实兰恭也很萌T_T

略偏剧向吧。

少恭和小兰的童年与少年时代会是怎样呢?
一如他们生活的地方一样,平静朴实,淡而有味。
少恭渡魂千载,外表虽是黄口小儿,但内里沉积千年的心绪却是厚重得很。旁人不知道,只说这孩子年纪不大却心思细腻,少年老成。可也因为他的成熟,与家里人显得有些疏离。
兰生比少恭小了几岁,孩子的天性暴露无疑,加之家大业大,管教他的姐姐虽然略有凶悍,一家上上下下还是宠着的多。每天上蹦下跳,吵吵闹闹,但也不聒噪。而且这孩子骨子里还是有书生气质,喜欢读书,各种各样的书,一看书就不会吵闹了。

初春,卉木萋萋,仓庚喈喈。二人常去琴川镇外的近郊踏青。兰生性子急,喜欢跑在前面,少恭则不紧不慢地走在后面,小大人似的抿着嘴,看兰生跑得快了,就会叫一声,小兰~你慢些,别摔了。近郊山中有不少奇花异草,兰生看到,总会像是发现了宝藏一般兴奋地叫少恭来看。少恭过去,会告诉兰生这些花草都叫什么,是否有药性,或是毒性。兰生张大眼睛听着,末了总会感叹一句,少恭,你懂的真多!

仲夏,清风鸣蝉,绿柳依依。日头最毒的正午里,两个人都是不愿出去的。呆在背阴的房间里,开轩纳凉,窗外,院池中的粉荷白莲绿叶,煞是好看。少恭坐在窗下抚琴,兰生则学着他姐姐的样子做着女红,稚嫩地绣一对鸳鸯枕套。少恭总会笑他,小兰小小年纪,却藏着一颗女儿心。口渴了,桌上有下人送来的冰镇酸梅汁,是兰生喜欢的。少恭体感本就偏凉,又见小兰喜欢,自己的那杯总是喝了一半,剩下一半就让给兰生了。夏日午后总是易乏的,何况是两个孩子。坐着坐着困了,两人就到榻上打个盹儿。一觉起来已是傍晚,二人爬起来又去院里嬉戏一番,就到了晚饭的时候。

深秋,大雁南渡,红叶纷纷。泛黄的落叶被人们扫在一起,堆在地上一层一层,兰生一脚踩上去,脆响脆响的,少恭就站在一旁看着他笑。乡下的果子熟了,从城外一车一车地拉进来,又大又红的苹果,甘甜多汁;圆粒饱满的山楂,酸甜可口;还有鲜橙色的橘子,淡黄色的梨……哦,还有从渭南运来尝鲜的火柿子,一颗颗沉甸甸的,和小灯笼似的。兰生自己缝了个小布袋子,每到果农上门,他就把各式各样的水果装满整个袋子,然后跑到少恭家,献宝一样拿给他看,塞给他吃。少恭则会准备家中老仆寂桐亲手做的桂花糕和桂花茶。那丹桂树,是少恭还要再小一点的时候,闹着玩种下的。两个小孩坐在微凉的石凳上,头顶是红红黄黄的梧桐叶。

寒冬,霜白露重,寒沙梅影。江南的冬天虽不常下雪,但也是冷的。兰生的小棉衣领子上坠了一圈洁白的兔毛,少恭则披一件新制的狐裘,站在梅花树下。兰生看着他的背影和那件大大的狐裘,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少恭你这样好像昭君出塞时的王昭君呀,就是头发短了点。少恭哭笑不得,拍着兰生的脑袋说道,小兰莫要胡讲。很久以后兰生抚摸着少恭长长的头发时,会再次回想起儿时他在梅花树下说过的这句稚语。那一年的琴川竟然下了大雪。兰生自小没见过雪,兴奋得很,拉着少恭站在院子里看纷纷落落的鹅毛大雪,也不嫌冷。少恭站在他身边,替他撑起一柄油纸伞。二人在这雪地中站了许久,还是兰生的二姐大声叫着,兰生才没看够似的回去了。一进生了暖炉的屋里,兰生和少恭身上的落雪都化了,湿答答地淋在身上,像两只落汤鸡。兰生哈哈哈地笑了。他说,少恭少恭,等雪停了,我们去堆雪人吧。


如果少恭没有离开琴川去青玉坛,如果兰生不必每日每日站在巷口等一个不会回来的人,他们会这样一起长大。少恭会更加稳重,心事虽多,但也会因为小兰的可爱而绽开真心的笑容。兰生会变得成熟,不再调皮,但少恭却仍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们会互相宠爱着对方。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相爱吧。也许有一天,少恭会下定决心向小兰敞开心扉,而兰生不会讶异,不会害怕,他会皱着眉头拉起少恭的手,心疼地说这些事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可以对你更好一点。听了兰生这句话,少恭也许会放下那点执着吧,他会想,这样也不错。他们会决定一起走过剩下的岁月,正如他们曾经携手走过的岁月一样,平静朴实,淡而有味。



然后我发现兰恭还可以现代AU一下 只是很模糊的一个突然间来的脑洞,没有很具体
两个人是重组家庭的兄弟。少恭性子温和,但也冷漠,本来就与自己亲生父亲关系一般,与继母也是客客气气,但是对兰生还是很不错的。兰生性格的话,剧兰生多一点,略带熊孩子属性(可爱的那种熊孩子),有事摆不平了就爱找少恭。
然后少恭自己本身带着一些秘密什么的(啥秘密没想好)一直瞒着小兰,后来兰生长大点,也很聪明,觉得少恭身上不一般,也觉得自己很依赖少恭,决心要挖掘一下少恭吧(?)
最后攻略成功呗
床上分上下的时候……少恭让着兰生很戳我的萌点……XDD

 
评论(13)
热度(31)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