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Train Home 【越恭 圣诞特供】


果然还是没赶上圣诞节的末班车QAQ

迟来的圣诞礼物啦。

其实这样又可以称作【越恭的一天】【平凡夫夫流水账】 之类的……

有肉(渣)。嗯

圣诞快乐【晚了QAQ

那么……新年快乐!


----------------------------------------------------------------

Last Train Home


#1 有你的早晨


欧阳少恭从温暖的房间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恍惚一时间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是在哪。身上盖着的是与自己那条一样的被子,床头摆着的是与自己那台一样的闹钟。直到视线落到身旁,自己的房间里绝不会出现的那个人时,他才猛地想起来,啊,自己回国了,现在是在陵越家。


陵越已经醒了,用一只手撑着脑袋侧躺着,微微笑着,看着少恭。也许在欧阳少恭醒来之前,他就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欧阳少恭被他盯得有点不太自在,“看我干吗。”


陵越笑,“看不够。”


欧阳少恭白了他一眼,低头却吃吃地笑了起来。接着他抬起头,也盯着陵越看,他看到陵越的眼睛里有自己,自己正在认真地看着陵越。


“看不够。”欧阳少恭说。


异国恋实在是太辛苦,十三个小时的飞机拉开的距离,远比他们想象中要难熬得多。于是难得一次的见面就变得异常珍贵。似乎用来做什么都是浪费。


欧阳少恭有时想,其实什么都不用做,所有该做的事都在一个人的时候忙忙碌碌地做完了。两个人能静静呆着,好好地一起靠在沙发上,看一会儿无聊的电视,这样也不错。


但今天的日子着实有些特殊。平安夜。街上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虽然是西方的节日,但欧阳少恭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却也是真的没有过过这个节日。他不是特别喜欢热闹的人。出国的第一年,欧阳少恭一个人在家赶论文赶过了整个圣诞假期。还是在国内的陵越倒着时差给他发来了祝福短信时,他才记起原来是圣诞节到了。他把这件事当做趣事讲给陵越听,可陵越却是止不住地心疼。

“下次圣诞放假就回来吧。在那里的中国学生都回来了不是吗?”

“……机票很贵。圣诞节回国的机票真的是贵得离谱。而且就算我回去了你也没有假期—不要说你可以请假,我不许。”

“那或者,或者你春节的时候回来。”

“傻瓜,春节的话我就没有假期了呀。”

“那我飞过去看你。”

“春节飞到这里来的机票至少比平时贵三成,而且……”

“少恭,”手机那头传来陵越闷闷的声音,“可是我很想你。我想抱抱你。”

少恭张了张嘴,原本想调笑他的话却梗在了喉咙说不出口。那是他独自在国外的第一个圣诞夜,窗外在飘雪,屋子里没有开空调,但陵越温暖的呼吸声仿佛就在耳畔。欧阳少恭心里很暖,但是眼眶里却有泪想要落下。


然而今年的圣诞节,陵越真真切切地就在他身旁。自己向导师争取了很久才拿到了这次回国参加项目的机会,又为了能多好好和陵越在一起几天,提前完成了任务。虽然很累很辛苦,但少恭觉得很值得。


唇边落下一个轻柔的早晚吻,带着陵越身上牛奶香气的沐浴露味道。欧阳少恭的思绪随着这个吻回到现实。在陵越的唇离开自己脸颊的一瞬间,欧阳少恭伸手搂住陵越的脖子,两个人额头相抵,鼻尖相触。

“你要不要再睡会?我去给你准备早饭。想吃什么?”陵越开口问。

“没刷牙,离我远点。”欧阳少恭佯装嫌弃地说,“我想吃楼下那家煎饼了。老规矩,嗯,今天要两个鸡蛋。”

陵越起身套上厚外套,一脸宠溺,“好好好。还特意帮你买了吐司和果酱,谁晓得你口味还是这么接地气……”

“不接地气会看上你么?”欧阳少恭笑,“快去买!多穿件衣服,外面冷。”


欧阳少恭心满意足啃完热腾腾的煎饼,把油乎乎的塑料袋随手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陵越低头看着躺倒在自己大腿上的恋人,他细长的手指上缠绕着他黑色的长发,嘴唇微微嘟起,还沾着未擦去的油光。陵越从抽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替少恭擦了擦嘴,“你看看你。”

欧阳少恭抬手垂了下陵越的肚子。

陵越也不恼,他知道今天欧阳少恭心情不错,便提议道,“要么我们今天出去逛逛吧?”

“去哪儿?”欧阳少恭懒懒地问。

“市中心逛逛呀。今天平安夜,会有很多有趣的活动吧……”陵越知道少恭不太喜欢人多热闹,怕他不同意,语气也带上了些小心。

欧阳少恭自然是听出来了,心里却是觉得这样的陵越很可爱。二话没说便答应了。

傻瓜陵越,其实我不是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我只是不喜欢一个人,去热闹的地方啊。

欧阳少恭起身,拉着陵越的手一起站起来,“还没洗漱脏死了,不是要出去玩嘛,快去给我刮胡子。”

陵越反手搂上欧阳少恭的腰,“刚吃完煎饼还不刷牙,走走走,和我一起去。”


于是卫生间的镜子前多了两个满嘴白沫还在傻笑的人。


#2 Merry Kissmas


到了市区两个人先找了家颇有情调的餐厅解决了咕咕叫的肚子。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街上的人也明显地多了。


两个人跟着人流向一个地方聚集着,那里有隐隐的音乐声,不断变幻的灯光,还有一颗巨大的,就算是远远看去也很显眼的圣诞树。


舞台上扮作圣诞老人的主持人手拿一大袋礼物,有几对小情侣排着队兴奋地上了台。在众多人的注视和祝福下,交换一个最甜蜜的亲吻。身后的圣诞树也随着他们的吻而被点亮。


有个男孩子吻了他的女友之后,顺势抱起她转了个圈,抢过主持人手上的话筒,大声地表白。

女孩子羞涩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但嘴角那幸福的弧度却是被看得清楚。


“陵越,”欧阳少恭看着那女孩的笑,突然心底是说不出的羡慕,“要么我们也上去吧?”


陵越惊讶且惊喜地回过头,“你不介意?”


“你就是我的爱人。我为什么要介意?”欧阳少恭笑着问,“还是说……你不愿意和我上去?”


陵越不再回答他。他默默拉紧了同欧阳少恭牵着的那只手,带着他挤过层层的人群,来到了舞台的最前面,趁着台上那对情侣正准备下去,也不顾什么排不排队,两个人直接跳上了台。


音乐声已经响起,这座城市很少下雪,人工制造的雪花徐徐飘下,飘在两个人的头上,飘到欧阳少恭颤抖的睫毛上。陵越和少恭注视着对方,很有默契地同时靠近,两唇相印。


台下传来一些兴奋的喊声,当然也有些难免的嘘声。可台上的两个人都不在乎。原本是觉得不用顾及他人的眼光,但是当两个人亲吻的那一瞬间,他人的目光也就不存在了。


整个世界只剩下圣诞树下亲吻着爱情的两个人,和不断飘落的漫漫白雪。


陵越和少恭的家在很远的郊区。乘地铁回去的时候已是末班车。虽是平安夜,末班车上的人也并没有太多,车厢还是略显空荡。

于是有的人也可以肆无忌惮。


陵越任凭欧阳少恭靠在自己肩上。回想起刚刚圣诞树下那个吻,那是他们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接吻,可是给陵越的感觉却像是回到了他们的初吻。也许是氛围略有些相似。


是很多年前的冬天了。那时他们还都是学生。不下雪的城市难得地飘起了能够积起来的大雪。两个人一起回宿舍,安静的路上,两个人踩着雪地发出的沙沙声格外明显。到了少恭宿舍门口,一路上欲言又止的少恭终于是开了口,告诉陵越他有一个去国外交流的机会。


陵越和他说去争取,别放弃。但内心却是深深的苦涩和不舍。他不是一个好演员,让少恭走,不让少恭走,都是他内心最最真实的想法。这种深深的纠结被写在了他紧锁着的眉间。欧阳少恭看了心疼得紧,也不顾旁边有没有人会偶尔走过,直接吻上了陵越。


那时陵越也觉得,这世界没有别的了,除了他和他,还有这年冬天忽然而至的鹅毛大雪。


自己的手又被轻轻地握紧,陵越回了神,本以为是少恭有什么事叫他,却发现少恭早已靠着自己睡着了。

陵越垂眼一笑。把少恭的手连带自己的塞进了大衣的口袋里。

“嗯……到站了吗?”少恭本就睡得浅,许是陵越的动作弄醒了他。他睁开眼,迷迷糊糊地问。

“还没,睡吧。我会把你扛回家,不会扔在地铁站的。”

少恭定了定神,眼神很快清明了起来,“你舍不得的。”

车子到站,车厢里原本就寥寥无几的乘客又下去了几个。少恭瞄了瞄没人在注意他们,迅速在陵越唇上轻咬了一下。


两个人都笑得像偷腥的猫。


#3  拥抱着 是很确定 


辗转了不同线路的地铁,在离开地铁站后又步行了二十几分钟后,两个人终是回到了那个小小的,又偏又远的家。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暖风让少恭很是意外。他皱着眉进去,还没来得及开灯便看到墙上亮着的小黄点和数字。


“不是走之前叫你关空调了么,”少恭想到空调就这么开了一天哗啦啦的都是电费都是钱呀就很是肉疼,“陵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陵越抱歉地赔笑,“我也记得我关了啊……空调遥控器不是很好用大概走得急忙我以为关好了而已。哎呀没关系的,这样也挺好的啊一进来就很暖和。”


能不能勤俭持家一点……少恭默默地想,拿起遥控器关掉客厅的空调准备去开卧室的,却被陵越拦住了。


“你累吗?想喝牛奶吗?”


这都哪儿跟哪儿……少恭皱眉。


开了电视,电视里也在放着关于圣诞的节目。欧阳少恭倒是有了在国内圣诞气氛比在国外还要浓厚几分的感觉。喝完了陵越给的热牛奶,自己擦掉了嘴唇一圈白白的奶沫,欧阳少恭把空掉的玻璃杯放在茶几上。

正巧陵越也洗好澡从浴室里出来。

”喝完了?放着杯子我去洗吧。累吗?累就洗澡睡觉吧。”陵越一边把脏掉的衣服堆在洗衣机上,一边对少恭说。


欧阳少恭的眼珠子转了转,喊道,“陵越,你过来。”


陵越乖乖坐到他身边。


“洗过澡了?”欧阳少恭凑近他,左闻闻,右闻闻。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本来还想……”少恭故意做出一副很失望的表情。

“还想什么?”陵越装傻。

默契如他们,其实陵越早就知道少恭想做什么了。只是心照不宣的二人还有些情趣就是在这种故意的推拉之间。

少恭歪着头,嘴角轻轻翘着,看着他,“你不想吗?”


少恭回来虽然已经有几天了。但前些日子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直到昨天才算是彻底结束。陵越心疼他自然也不会打搅他。

所以这么多天俩人只是盖着棉被纯睡觉而已。


两个人都是不是欲望很强烈的人,甚至可以说都是略有些禁欲感的人。

做那事,也真的因为是爱着而已。

-

【戳我有惊喜】

 http://ww2.sinaimg.cn/mw1024/6a561e7bgw1enmqe2kuojj20c60vnqel.jpg 


遥远的远方,十二点的钟声已经响起。

两个人同时看向对方,送出了第一份专属的祝福:

圣诞快乐。亲爱的。


-END


After End:

少恭:其实我知道你是故意没关空调,想让我回来可以暖一暖。但是这样多费电呀……

陵越:没关系的。不碍事,而且我自己在家也经常会忘记……

少恭:能不能勤俭持家一点……


但是少恭不知道,陵越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其实都不开空调的。


真的end了。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评论(4)
热度(58)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