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归 [苏恭/AU架空/ABO设定]

前面先说点屁话= =


·没怎么炖过肉,这篇尝试炖肉练手

·喜欢ABO设定但是没写过/_很多具体设定还没搞清 文笔已经走向渣渣求不喷

·AU架空 或许OOC了 求不喷求不喷!看肉就好了不是嘛/_

·背景设定……反正不是古代,也不是我们的时代= =。


完全是一句歌词产生的脑洞啊我竟然写完了还炖了肉 也想给自己鼓鼓掌,难道我的懒癌治好了(滚

废话完毕= =


===============分割线================


身后万顷烽火今夜且作红帐一抹 

哪管明朝剑影刀光同葬了你我


* 同归 

[百里屠苏X欧阳少恭]

[AU架空/ABO设定]


决战的前一天。

身着玄色军服的少将挺拔地站在大本营的门外,凝视着那遥远的,暮色的天边。

黄昏的天空平静得像一片红色的海。

但是少将知道,等到红色褪去,黑夜降临,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这片海所掀起的巨浪,将会吞噬许多人。

不知被卷入巨浪中的人中,包不包括自己。


欧阳少恭从军医院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夕阳中的,他的少将。

就好像一棵树一样站在那里的他。


欧阳少恭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明天就是决战。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几分胜算。战争已经持续了很久,期间他们有过意气风发,将敌人杀得片甲不留。也有过完完全全地失败,狼狈不堪。然后就是无休止地僵持。每天的提心吊胆,磨掉了士兵们最后一点斗志。


欧阳少恭知道他的少将也并不好过。可是少将不能够像士兵们一样,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他不能泄了自己的士气。他只能依旧冷着脸,在他微眯的眼睛里写满决绝。


“屠苏。”欧阳少恭走上前,轻声叫出少将的名字。

少将转过身,欧阳少恭最为熟悉的,来自Alpha的信息素味道扑面而来。

百里屠苏一向冰冷的眼神,在看向他对面的长发男人时,多了几分柔情,“少恭。”

“明天就是决战了。刚刚帮士兵们检查了一下。大家的状态,都很不错。抑制剂,还有其他一些必需药品的量也足够,你不用担心。”欧阳少恭微微笑着,尽力把语气放轻松。

百里屠苏低头,“是啊,明天,就是决战了。”

“少恭,你相信我吗?”

欧阳少恭闻言一笑,“我若不信你,还能信谁?”


百里屠苏伸手抚摸着欧阳少恭额前随着晚风轻轻飘荡的长刘海,微凉的指尖有意无意地碰触到男人的脸庞。欧阳少恭抬眼看着屠苏,那双眼睛里映着屠苏紧闭的眼,抿着的唇,和他身后如血一样的天空。

下一秒,欧阳少恭被拥入了屠苏的怀抱。

屠苏的气味铺天盖地,环绕着欧阳少恭。那是最让他安心,也最能挑逗他心底那丝不安的味道。少恭闭上眼,尽情呼吸着。

空气里开始散逸着源于omega的甜腻的信息素。欧阳少恭知道那是自己的。拥抱着的两个身影在微微颤抖着,但却不知道这颤抖究竟是来自于谁。百里屠苏有很多话想对少恭说;欧阳少恭已经从屠苏的沉默里明白了他全部的话语。


夜幕慢慢降临了。远处的训练场上,仿佛传来了Beta士兵们的呐喊声。

那样悲壮的声音将他们的思绪拉得很远很远,远到屠苏脑海里碎片一般闪起了各种各样的画面:小时候从很多天赋秉异的优秀的Alpha孩子中被选中,送入这个国家最正统,也是最残酷的军事基地天墉城培养,训练;少年时因为一次意外受伤而被送入青玉坛军医院,那次重伤几乎要了他的命,是他怀里的人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第一次独自带军出征前的惴惴不安,却发现随行军医是那个人时一瞬间的轻松安心;战场上的一片血红,遍野横尸,战马的嘶鸣声,炮火枪支的轰鸣声,士兵们的战斗声,伤员们的呻吟声,混杂在一起……屠苏找不到,分不清……

一只手轻抚着他的后背,一下,两下。最后一切归于寂静,只剩下欧阳少恭温润的声音:

“屠苏,天晚了。我们进去吧。”


他睁开眼,看见欧阳少恭宇宙一样深邃的眼睛。

欧阳少恭凑过来,吻住了屠苏的唇。


*看图*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所有的士兵都已集合在大本营的门口。

他们的身后,是晨曦,是一片橙黄色的宁静的海。

身着玄色军服的年轻少将挺拔的站队伍的最前面,每个士兵的脸上都是悲壮而严肃的表情。

远方战鼓雷鸣,谁也不知道,胜算究竟有多少。


少将从身侧拔出自己红色的佩剑焚寂,剑锋闪着光,指向天边。

“这一战,我为求胜,不为求死。”

将士们开始齐声唱起鼓舞人心的军歌。欧阳少恭穿着杏黄色的军服正装,走到百里屠苏面前,轻轻为他披上那件巨大的黑色披风。

就像是这世界上千千万万最普通的恩爱的情侣一样,就像是一半为即将出门工作的另一半系好领带一样。


晨风下,披风随风扬起,就像一面黑色的祭旗。


“全体听令。进攻——”


“等我。”

“等你。”


-End



结局HE还是BE作者自己也不知道哈哈哈哈

没检查,有错别字别告诉我……QAQ。


 
评论(15)
热度(74)
© Here | Powered by LOFTER